燃气具资讯网

家电业大鳄当年刷煤气灶赚外快

2011-11-26 00:03:59 来源:燃气具资讯网 浏览:
内容提要:家电业大鳄当年刷煤气灶赚外快,京城富人们的圈子是什么样的?他们都流行哪些段子?王中军如何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电影公司的老板?
家电业大鳄当年刷煤气灶赚外快

  [内容简介]

  人人都活在圈子里,穷人有穷圈子,富人有富圈子,从圈子里流出来的各种话题就演变成了各式各样的段子。

  京城富人们的圈子是什么样的?他们都流行哪些段子?王中军如何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电影公司的老板?连“企业教父”柳传志都自认不敢比的中关村村长段永基有着怎样的狡黠和智慧?外地来京老板怎会被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装货玩得团团转?王朔金盆洗手又缘何重出江湖?让十三叔来为你八一八。

  开元年间,一个四川牛人在京城长安当“长漂”。

  此人文武双全,每天没事就邀三五朋友喝酒吃肉,酒醉后吟诗说自己最喜欢临沧海,钓巨鳌,以明月为钩,虹霓为线,以天下负心人为饵。口气极大,文采极好,最后惊动了大唐天子。

  皇上和皇妃都欣赏他的才气,想破格录取他当公务员,他却蹬鼻子上脸,坚守着理想主义者目空一切的底线,反叫大臣给自己提鞋。

  这个青年叫李白。

  千年一瞬,2010年,同样是一位来自四川的北漂青年,同样才气过人,甚至笔名也叫李白。

  此时的李白写书按字数和销量算钱,几首诗显然无法谋生。事实上,他积攒数年的版税甚至不够买房的首付。

  由此可知,任何时代的青年都是愁苦的,以前是精神忧伤,现在则是物质溃败。

  如今的青年人很少快乐,依旧追问幸福。

  多年以后回首往事,不只是心酸逝去,还有对下一站的向往,尽管悲苦虚无,但依旧风雨无阻。

  是谁打开了这种“没有快乐却想追求幸福”的生活之门?

  应当是1978年~1992年之间的人们。

  当时已经和财富绝缘、千篇一律地活了几十年,突然迎来了经济体制改革,人们对家国和未来有了更犀利的想法。即便还不富有,但对财富和成功已经做好准备,只待一声令下,纷纷摘掉克拉克的眼镜,露出了超人的红内裤和斗篷,振翅欲飞。

  想起成龙的那首《真心英雄》:

  “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,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。”然而向前推10年,很多人正是“随随便便”成功的典范:一张桌子上吃饭喝酒,几个段子一讲,大家哈哈一笑,生意就来了。

  但在上世纪80年代,经商这件事绝对不许随便成功。做生意的物质成本不高,但精神成本高得吓人。

  所谓精神成本,包括世俗偏见、意识形态、闲言碎语。

  可以说,当时从体制内跳出去的人们,以及鲁莽闯荡、背负“投机倒把”罪名的商贩们,几乎全是视死如归、处境再坏也不过如此的敢死队员。

  1980年盛夏,在北京市甘家口的一栋老旧住宅楼前,一个小贩身背军绿色挎包,手中拿着写有“刷煤气灶”的硬纸牌,狂烈的阳光让他有些焦虑,但想到刷一个煤气灶能挣到8毛钱,还是有点小high。

  在他的挎包里,有烧碱、清漆、银粉和一块大抹布。今天的人们难以想像,刷煤气灶是个什么东东,然而这却成了他其后商业传奇的开端。

  他叫张大中,时年32岁,正式身份是城郊一家供销社的电工,月薪30元。

  放在今天,这是大学生梦寐以求的那种“既有编制又有高薪还不用看领导脸色”的好工作。

  但即使是这样,不安分的张大中竟然不满足,星期日不好好在家“打游戏”、陪老婆看看肥皂剧,偏要跑去刷煤气灶。

  这在现在人看来,不就是脑残吗?

  亏他运气好,楼上有位大妈冲他招手:“小伙子,来刷刷我家的煤气灶吧。”

  衣着整洁的张大中高兴地冲上楼,接下第一单生意。

  一番忙碌之后,看着焕然一新的灶台和主人递过来的酬劳8毛钱,他觉得挺满意。

  哼着小曲,他又连着刷了十来家。天黑了,收工回家。

  身上的挎包轻飘飘的,带来的清漆和银粉都用完了,仔细一算账,他high不起来了。

  这个初学做生意的年轻人,忽略了自己的成本,尽管刷灶赚来的收入有8元,但清漆和银粉就占了7元,一天劳累,不过1元的收入。

  这个“没本”的生意注定短命,像一个实验,被张大中证伪了。

  他想要的是更多的钱,这种想法贯穿着他的整个商业生涯,多年以后将大中电器卖给国美,他没要股份、没要未来,只要钱。

  钱对他而言,是和生命同等重要的东西。

  张父是旧时朝阳大学法律系肄业生,张母系出豪门,思想前卫。在张父过世之后,张母独立抚养7个子女。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她上街贴了内容为民主和自由的大字报,毫无疑问,被定为“反革命”。

  张母是值得钦佩的,别说当时氛围敏感,即便是言论已经十分自由,敢随便发表观点,也是需要勇气的。

  1979年,国家开始拨乱反正,政府补偿了张家7000元,兄妹7人,每人1000元。

  刚刚插队回京的张大中有了对象,就把钱分成两份,一份用来结婚,一份用来创业。

  这钱,在他眼里那是母亲的命啊,他得以命相搏。

  于是,供销社电工张大中在周日做了那个“刷煤气灶”的赚钱实验,虽然收入惨淡,却提供了平台。他一直没有停下,一直在琢磨做点什么。

  断断续续,他又做了些零碎生意,一晃两年。两年时间能改变什么?对计划体制里的人们来说,这是个不值得一提的事情,一眼就能望到头的电工职业,确实什么都改变不了。

  张大中的过人之处在于,他给自己设定了变化。

  1982年,他在自家厨房做出了60台落地灯。在那个没有宜家、没有曲美的年代,纯手工打造的落地灯,那就是iPhone4啊。

  全部脱手后净赚160块,相当于他半年的工资。

  信心爆棚的张大中,第二天就递交了辞职信。

  他再也不想当电工了,再也不想在供销社过那种嘴里能淡出个鸟来的庸常生活了,他要去赚钱,赚很多的钱。

  除了赚钱这个目的,他并不明白过程这才是最有趣的地方。他未来的生命将处于无数种变化之中,他还不知道将来会有个大中电器,会成为全中国最赚钱的家电连锁卖场。

  1987年,张大中打开了通往家电业未来的大门。

  张记电器铺开设的第二家分店得到了政策承认。

  他不用再担心被工商局叫过去喝茶了,这种“资本主义连锁经营”的危险玩意儿不再危险,张大中心里敞亮了,却又黯然神伤。

  为了这小小的自由,他曾经是他们那个圈子里被约谈次数最多的开山者。

  还是应了那句话,圈子尚未形成的“前92时代”,成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来的。

相关文章